JJ捕魚app|人生

  人生就像一杯白開水,加入可可粉,檸檬汁,這杯東西就會變得不一樣了。若想可口可味,就得看加入的是什麽了。
  是的,不用置疑。JJ捕魚app出生在這樣一個貧窮的家庭,甚至都不被親戚朋友看好的家庭,整天都要憂慮是否有飯吃,書能否讀得上,這日子過得比誰都難受。
  就算年紀再小也經常聽大人講起“適者生存”這個成語,這個社會就是那麽殘忍,你不去克服它,它就會反過來吞掉你。于是一年級就已經在家裏擔任了“小大人”,父母親整天外出打工,什麽事都是我我做,無論發燒感冒,一如既往。我很感激父母把我們倆姐妹培養得如此堅強,獨立。因爲我們早已懂得我們不是富家子弟,沒有榮華富貴的生活,我們只有盡早地爲以後艱苦的人生做好准備,是不允許有任何怨言的。
  正如母親所願,我勤奮地讀完了小學升初中,日夜不停地努力,總害怕哪一天別人趕上了我,我害怕看到父母失望的臉。可我也幸運擁有開明的父母,並不埋怨我中考的落榜。雖說如此,我從中考一直到現在,那記憶還不斷地在提醒我的失敗,總感覺對不起父母,也對不起自己。當我在現在就讀生活的高中時,我無時無刻都覺得自己在“享受”失敗的結果,可面對現在的家庭狀況,我並不能如此沉淪。一旦沉淪下去,我的人生就完了。
  就是姐姐的嚴厲的一句話點醒了我:“我們家庭並不富裕,中等家庭都不知道算不算得上,可你現在爲你的未來,你的人生作出了什麽努力?來改變你自己?我頓時無話可說,但也一句話點醒了我,一個茫無目的的我,那就是:人生是由你自己掌握的。
  人的生活循規蹈矩當然好,只可惜我不是這樣的人。16歲,瘋狂地青春期。正值旺盛的時候,做出的事情有些人可能無法理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愛好,就在一兩個月前我去了打鼻釘,是的我喜歡,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就是壞女孩,並不是我本質就變了,我還是原來的那個我,我只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可換來的卻是母親的責罵,是母親的思想保守,還是我個性太張揚。人生難免有多多少少的事情不被理解,只能無可奈何地去改變自己。
  我很樂意用我的愛好把我的人生增添色彩,我也不願意爲別人改變自己生活的本質,這就是我的人生。 

   窗外的寒風呼呼的刮著,雪花不時的從窗戶破口處飄進來。透明的玻璃窗朦朦胧胧,大家都在教室裏演著那乏味的數學題。只有我縮手縮腳的躲在教室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呆呆的望著窗外的燈光。
  “也許他不回來吧!”我依依不舍的將目光從窗外收回。寒冷的晚上,同學們似乎更加平靜。也許初三的日子就是這樣吧!這樣的天氣,似乎連鈴聲也感到寒,只是低低的響著。我走出教室,不禁打了個冷顫,身體不停地抖著。深吸一口氣,頂著書包就往校外跑去。
  到了那條回家必經的小路時,看到一個男人蹲在那裏抽著煙,他好像在等什麽人。我依舊飛快的跑著,走近些才發現,那人是我爸。他看到我過來,就把煙頭擦滅,立馬走了上來。他趕緊把那黑色塑料袋裏的大衣給我披上,“這麽冷的天也不知道多穿一點。”爸爸邊說邊拍打著我頭頂的雪。爸爸把傘遞給我,“爸爸剛收工回來聽你媽說你穿的薄,我就趕緊給你送衣服來了。爸這灰頭土臉的也不好意思去學校找你,就在這等你。要不是你媽身體不好,就讓她給你送學校去了。”爸爸笑了笑,順手又把那個塑料袋撿起來揣在兜裏。
  爸爸提著笨重的手電筒,走著還不時向後看看。我跟在爸爸身後,感覺非常有安全感。下雪的冬天的晚上顯得特別安詳。我透著微弱的光隱約看到了爸爸頭上的根根白發。頃刻間,時間似乎凝固了一樣。原來這幾年爸爸在外幹活竟添了這麽多白發,而我心中爸爸卻依然是六年前那個英姿飒爽的爸爸。雪還在不停地下著,地上已經變的雪白。爸爸的腳下留下了一串腳印,只是這腳印比以前小了許多。周圍一片寂靜,好像大地萬物都在傾聽我的心聲,它們都沉默了,只有爸爸踩著雪那咯吱聲在空曠的田野裏回響。今天的這條路好像變短了許多。轉眼間,我們已經快走完了這條路。在前方燈光的映襯下,爸爸的影子被拉的很長。望著那找不到頭的影子,眼前又浮現出爸爸當年的身影。
  回到家,凝視著窗外的大雪,在那條小路上看到的一切不禁又浮現出來。不經意間爸爸老了,不經意間爸爸頭上的黑發變成了銀絲。歲月無情的在爸爸額上刻下了道道皺紋,爸爸奮鬥了幾十年,也似乎變了個模樣。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爸爸這樣的身體還能與歲月對抗多久。而JJ捕魚app卻只能在窗上畫著“爸爸,您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