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qkl9br"><noscript id="qkl9br"></noscript><code id="qkl9br"></code><big id="qkl9br"></big></u><style id="qkl9br"><legend id="qkl9br"></legend></style><ul id="qkl9br"><sup id="qkl9br"></sup><font id="qkl9br"></font><span id="qkl9br"></span><table id="qkl9br"></table><button id="qkl9br"></button></ul><abbr id="qkl9br"><dl id="qkl9br"></dl><del id="qkl9br"></del><fieldset id="qkl9br"></fieldset><small id="qkl9br"></small></abbr><abbr id="qkl9br"><button id="qkl9br"></button><table id="qkl9br"></table><li id="qkl9br"></li></abbr>
                  1. <th id="ho10gr"></th><strike id="ho10gr"></strike><blockquote id="ho10gr"></blockquote><th id="ho10gr"></th>
                          1. 數十家海外醫院來華辦醫 這跟你有什麽關系?

                            2018
                            10/15

                            +
                            分享
                            評論
                            淩武娟 徐青 / 健康界
                            A-
                            A+
                            多達36家海外醫療機構“進軍”中國,他們將帶來什麽?

                            十一黃金周的前一天,曾將“一個億”稱爲小目標的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又大筆一揮簽訂了另一個“小目標”:與美國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University of Pittsburg Medical Center,UPMC)簽訂協議,在中國合辦5家國際醫院。

                            雖然此次萬達和UPMC“出手闊綽”,但實際上,國外醫療機構在中國辦醫已經不是什麽新鮮事。健康界根據公開信息統計發現,目前進入中國市場的海外醫療機構已達36家;不僅有來自美國、英國、德國、瑞士等歐美國家的頂級醫院,還有來自日本、新加坡、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國家的醫療機構;除了房地産開發商,他們在國內的合作對象還有藥企、公立醫院、中介機構等;此外這些機構進入中國市場的“姿勢”也各不相同,包括開展遠程診療、共建診療中心、共建醫院等。

                            到目前爲止,這些醫療機構在中國具體開展了什麽業務?這些“外來者”的進入對中國本土醫療機構有何影響?

                            強大內需+政策支持=天時地利

                             “外來者”的“進入”,是從國人的“走出”開始的。      

                            近年來,海外就醫的熱潮日益高漲。2011年蔡強創辦盛諾一家開始做海外就醫業務時,一年只接待了2名客戶,2012年也只有7名客戶。到2017年,這一數字已經超過了1000,其中絕大多數爲疑難重症患者。據不完全統計,2011年至2016年間,海外就醫的中國重症患者從數十人增長到約5000人,年平均增長率達150%。

                            無論是中介機構還是海外醫療機構都意識到,中國患者對國外醫療機構服務的需求是巨大的。丹娜法伯腫瘤醫院乳腺腫瘤中心主任Eric Winer接受《棱鏡》采訪時表示,中國患者在該院國際患者中增長最快,比例約占三分之一,幾乎和中東患者等量。

                            然而,真正有能力赴海外就醫的卻只有少數富裕群體,費用和對海外醫療的不了解是主要原因。“北上廣深至少有兩處房産,幾乎是出國治療人群的標配。三甲醫院資源少、消息相對閉塞的二三線城市的小企業主需求也在日益增加。”正如蔡強所說,赴海外就診是一個細分市場,人群必然小衆,客戶量也不會多麽龐大。

                            既然“走出去”的患者有限,何不把醫療服務“送進來”?于是就有了數十家海外醫療機構在中國建醫院和診療中心的“盛況”。與此同時,國家政策也給海外醫療機構“走進來”提供了諸多支持。

                            2010年國務院發布的《關于進一步鼓勵和引導社會資本舉辦醫療機構的意見》提出,“鼓勵和支持社會資本舉辦各類醫療機構;調整和新增醫療衛生資源優先考慮社會資本;鼓勵社會資本參與公立醫院改制;允許境外資本舉辦醫療機構,對具備條件的境外資本在我國境內設立獨資醫療機構進行試點,逐步放開”。

                            2014年7月25日,原國家衛生計生委和商務部聯合發布《關于開展設立外資獨資醫院試點工作的通知》,提出在北京、天津市、上海市、江蘇省、福建省、廣東省和海南省等7個省(市)設立外資、獨資醫院試點。

                            2016年8月26日,《“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發布,強調推進健康中國建設,提高人民健康水平。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再次提出並強調要實施健康中國戰略。

                            中國醫療市場存巨大的潛力和一系列利好政策,進一步推動並吸引著海外醫療機構進入中國市場。天時地利下,海外醫療機構開始加緊布局在華醫療市場,促成了上述國際醫院在中國“遍地開花”的景象。

                            圍繞患者診療服務的小心探索

                            雖然萬達和UPMC一出手就是5家國際醫院,但國外醫療機構進入中國市場並不是一開始就這麽“大膽”。最初,海外醫療機構與中國醫療市場的關系是依靠患者轉診建立起來的。

                            由于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國際交流的增多,國人開始有意識地在世界範圍內尋找更好的醫療資源。這也促使了醫療中介機構的誕生。據易觀報告,2017年海外醫療市場預計達到10億元,2018年將超過20億元,並在未來數年內維持高速增長。

                            財經網2018年7月綜合統計出規範、可靠並實力相對雄厚的醫療中介機構就有10家,雖然每家機構側重點不同,但業務大致可分爲兩類:1. 癌症等疑難重症患者轉診,看重的是海外醫療機構的高端技術;2. 高端體檢、醫美、康養等,看重海外醫療機構的優質服務。這種合作只涉及海外醫療機構、醫療中介機構、患者三方,主要針對中高端人群。

                            由于國家層面缺乏對海外就醫市場的監管與關注,以及利益的驅使,醫療中介中不乏黑中介,導致患者信任體系建立困難。在海外醫療機構與國內公立醫院的合作(表1)中,並沒有類似煩惱,而且合作範圍更廣。如表1所示,在雙方合作開展的主要業務中,除患者轉診之外,還涉及遠程會診、聯合診治等。

                            此類合作多爲以某一優勢專科爲主,例如德國柏林心髒中心與浙江大學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下稱浙醫二院)合作並挂牌“德國國家心髒中心合作醫院”。德國柏林心髒中心是全球最著名的三大心髒中心之一,也是目前世界上完成心髒移植最多的醫療機構;而浙醫二院心髒中心擁有浙江省唯一的心血管內科衛生部臨床重點專科以及心髒外科省級重點學科。

                            相比于動辄需要上百萬的海外就醫,遠程診療價格要低得多。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下稱邵逸夫醫院)副院長潘宏銘介紹,其國際醫療部與梅奧醫學中心有遠程診療業務,每次遠程診療的費用在1萬元左右。這種海外頂級機構的專家意見與國內知名三甲醫院的醫療技術的結合,可滿足大量中産患者的需求。

                            這類合作已經展現出了在華建醫院的“雛形”——聯合診療中心/國際醫療部。

                            表1 圍繞患者診療服務進行合作的海外醫療機構

                            面向醫療系統的多元化輸出

                            這些共建的聯合中心是海外醫療機構真正進入中國醫療市場又一嘗試,他們對中國醫療市場的輸出不再局限于針對患者的診療服務,也借著中國醫改深入的東風,輸出自己在臨床優勢專科建設、醫護培訓、醫院管理、服務理念等方面的經驗。

                            爲了更大範圍地輸出知識和管理經驗,一些海外機構還在中國成立了合資公司,負責將其內容形成本土化産品,其中最典型的是梅奧醫學中心(Mayo Clinic,下稱梅奧)。

                            2013年,梅奧與好人生國際健康産業集團(VHS)簽訂長期全面戰略合作協議,雙方約定VHS需把梅奧服務整合到其現有的産品線上,同時將梅奧的內容和知識進行本土化翻譯並整合到其産品和服務中,在中國進行市場推廣、銷售等。而梅奧則爲VHS提供健康信息庫、知識庫以及慢病管理知識庫等。至2018年爲止,雙方合作關系依然不變。2015年梅奧又與高瓴資本集團成立的惠每醫療集團,將爲中國醫院和醫療機構提供梅奧的服務理念和技術,滲透于診前、診中、臨床、診後健康管理及轉診服務,致力于將梅奧體系在中國本土化。同時梅奧還與藥明康德集團旗下分公司合資成立新公司,旨在研發面向中國的臨床診斷服務。

                            隨著中國醫改的深入,分級診療的逐步推進,中國醫療系統不僅需要培養一批批基層醫生,同時大型醫院的醫學創新、醫院現代化管理需要更多借鑒海外經驗。2018年9月28日,法國巴黎公立醫院集團(AP-HP)、AP-HP國際和健康界簽訂合作備忘錄,以健康界爲平台,將AP-HP在臨床科研、醫生培訓、醫院管理等方面的經驗帶給中國醫療行業。AP-HP CEO馬丁·伊士在與中國諸多三甲醫院的交流中發現,這很多醫院需要醫學創新和創新成果轉化上的支持,而擁有39家醫院的AP-HP有完整的創新和成果轉化系統。對于未來中法醫院在醫學創新方面的合作,馬丁·伊士很有信心。

                            大刀闊斧建立國際醫院

                            同樣是輸出管理和服務經驗,和梅奧不同,一些頂級醫療機構開始在華建立公司、診所和國際醫院。

                            表2 在中國建立公司、診所、國際醫院的海外醫療機構

                            從表2可以看出,大部分海外醫療機構計劃在中國建立新醫療機構是在近三年,即2015年-2018年,其中美國醫療機構最多,占7家;大多數新建醫療機構集中在北上廣地區,上海最多。其中已建成的有恒大健康和布列根與婦女醫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共建的博鳌恒大國際醫院、麻省總醫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和上海嘉會醫療合作共建的上海嘉會國際醫院。

                            相比于直接給醫院輸出知識,在這些診所和醫院的建設過程中,海外醫療機構從策劃階段就參與進來,對醫院的選址、規劃等提供咨詢。綠葉醫療集團克利夫蘭項目實施副總裁楊玲告訴健康界,在與克利夫蘭醫學中心(Cleveland Clinic)合建醫院的過程中,克利夫蘭醫學中心專門成立了項目組,定期與綠葉醫療集團的項目組隨時對接。根據雙方協議,在醫院建成後,克利夫蘭醫學中心也將繼續針對醫院的運營、醫生的培訓、臨床服務等提供指導。無論是在建的國際醫院還是正在籌備中的國際醫院,大都遵循此類模式。

                            在目標群體上,這些國際醫院也有相同之處,定位于中高端客戶,包括在華的外國人,面對的基本是私人醫療市場。楊玲介紹,與克利夫蘭診所共建醫院的目標人群是中高端以上人群,特別是白領一族。相比于國內動辄上千張床位的醫院,這些定位高端人群的國際醫院床位數要少得多,上海嘉會國際醫院擁有核定床位500張,博鳌恒大國際醫院醫療樓床位數只有233張。在傳統的診療服務之外,這些醫院還有專門針對這些中高端客戶的配套設施。例如博鳌恒大國際醫院除了醫療樓之外,還有康養樓,該康養樓配套190套高品質公寓,設康養床位424張。

                            隨著國外頂級醫療機構轟轟烈烈進入中國,這些新建以及在建的國際醫院如何克服“水土不服”?

                            國際醫院立足中國醫療市場的正確“姿勢”

                            當前環境下,無論是人民的需求,還是國家的政策,都是海外醫療機構進入中國市場的有利因素。但在打入中國市場時,也有一些事項需要注意:

                            首先,抓住優勢,走中高端醫療路線。中國醫療市場缺乏高端醫療服務,而這也是海外醫療機構的強項。結合實際優勢,走高端醫療路線也是目前海外醫療機構在中國建醫院走的主要選擇。

                            其次,保證醫療質量,維持市場需求,積攢知名度。進入一個新環境,需要一定的時間適應,在此期間內需要保證醫療質量,維持一定的市場需求,逐步建立起醫院的知名度和美譽度。這樣才能進入良性循環的正軌,才能爲後續取得更廣闊的立足之地做好基礎。

                            最後,多元化的商業保險。私人醫療市場的發展與商保的發展密切相關。要想擴大中端用戶群體,就需要商保的發展讓私人醫療對中端用戶來說可支付。

                            他們對中國本土醫院以及醫療中介機構又會造成什麽樣的影響?國內醫院在此次浪潮中如何抓住機遇發展自身?

                            對國內醫院以及醫療中介機構的影響

                            隨著海外醫療機構轟轟烈烈進入中國,本土中介機構、醫療機構等是否會受到影響?在潘宏銘看來,這些海外醫療機構進入中國無論是對老百姓還是對國內醫院來說都是好事。“他們可以帶來更好的醫療服務理念,醫療管理理念。”潘宏銘認爲,“國內的醫療水平並不差,在很多手術的操作上,由于患者多,中國醫生的技術比國外醫生還熟練。但國內醫療機構欠缺的是系統的醫療管理制度,尤其是醫療質量與安全的管理。”他認爲,海外醫療機構的進入是國內醫院學習的好機會,也是尋求國際合作,互相促進和提高的機會。

                            對此,綠葉醫療集團克利夫蘭項目實施副總裁楊玲也表示,和海外醫療機構共建的國際醫院與國內醫院不是競爭關系,他們面對的是不同的群體。楊玲解釋,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對優質醫療服務的需求不斷增加,而國內醫院由于患者人數衆多,無法在服務上滿足端人群的需求,這正是國際醫療機構要做的。國際醫院針對的是私人醫療市場,是有不同需求的中高端人士。因此,從這一角度而言,國際醫療機構與三甲醫院是互補的關系,而不是直接競爭關系。

                            更多國際知名醫院來到中國辦醫,是否會影響海外就醫業務?對于這一點,盛諾一家總裁蔡強並不擔心。在他看來,赴海外就醫本就只針對一部分小衆人群,和這些國際醫院的目標受衆並不是同一類人群。另一方面,這些合作共建的國際醫院大都處于初期階段,雖然有國外頂級醫院的指導,但一家頂級醫院的建設不僅需要醫生、團隊、管理理念等,還需要時間的沉澱。“這不是一個名字能解決的,只能靠時間慢慢積累。”蔡強說。

                            國內醫院若要尋求國際合作,應該怎麽做?

                            國內醫院尋求國際合作的重點

                            第一,知己知彼。綠葉醫療集團楊玲表示,雙方合作的前提是具有一致的價值觀。“ 互相了解對方的市場,互相了解對方的客戶群、就醫習慣、行醫習慣等,學習並形成自己的人才架構。有了人才才能將學到的新技術落地。”楊玲說,“選合作對象時,要知道能從這家醫院或機構學到什麽,能夠爲自身醫院帶來什麽。”

                            第二,給足時間。楊玲和潘宏銘在采訪中都提到,與海外醫療機構的合作的初期,不能倉促下決定,不能因爲對方是排名第一就立馬簽合約,要給雙方足夠的時間。據悉,在確定加盟梅奧醫療聯盟前,邵逸夫醫院與梅奧進行了一年多的互相了解與考察,自2016年3月起,雙方先後進行了6次代表團互訪和17次視頻會議,就管理理念、醫療服務、設施、人員素質、員工教育、質量管理等方面進行細致考察和交流。上海嘉會國際醫院也花了8年時間進行籌建。

                            第三,平等、公平、透明、真誠的合作。潘宏銘強調,進行國際合作時,雙方必須處于對等,態度真誠,互相尊重。雙方在簽訂合同時,對于未來的合作要有明確的目標和落實路徑。“真正做到國際合作,提高醫療管理水平,而不僅僅是挂牌。”潘宏銘介紹,邵逸夫醫院加盟梅奧醫療聯盟時就將二者合作的具體數量明確下來:一年內梅奧爲邵逸夫醫院提供480個患者的疑難疾病遠程會診,600個小時的醫院管理咨詢,爲全院醫師們提供無限期的專家咨詢系統“Ask Mayo Expert(AME)”和“病例大查房”平台,並每年爲邵逸夫醫院短期培訓10名醫生等。二者合約一年一簽,每一年雙方會對上年合作情況進行評估來確定來年的目標。

                            在大健康的趨勢下,會有越來越多的海外醫療機構進入中國,與中國企業、政府合作建立醫療機構也將成爲他們在中國醫療市場開展業務的主要方式之一。這些外來者的進入,無疑會推動中國醫療體系朝著多元化的趨勢發展。在全球醫療資源共享的大勢下,健康界順勢而爲,成立國際事務部,從醫療信息和醫療資源兩方面入手搭建全球醫療平台,鏈接全球醫療資源。到目前爲止,健康界已經與法國巴黎公立醫院集團、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休斯頓衛理公會醫院等多家國際頂級醫院建立合作,將他們在臨床、教育和科研上的經驗帶給中國醫療行業。與此同時,健康界還將組織多場國際研討會,供中外醫療行業大咖深入交流,真正實現鏈接全球醫療。

                            你想了解哪家海外醫院?希望與哪家頂級醫院合作?或者想了解哪些疾病的前沿治療?請關注“天下好醫”微信公衆號告訴我們,或聯系健康界國際事務經理李靜:lijing@hmkx.cn。

                            本文爲健康界原創,任何機構或個人未經授權均不得轉載和使用,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人點贊

                            收藏

                            人收藏

                            打賞

                            打賞

                            我有話說

                            0條評論

                            0/500

                            評論字數超出限制

                            表情
                            評論

                            爲你推薦

                            推薦課程


                            相關文檔

                            pdf

                            從醫院管理者的角度——醫院工程設計行與思——北京大學國際醫院 李立榮

                            pdf

                            醫院建設及運維管理——北京大學國際醫院 李立榮

                            word

                            【報告】德勤咨詢《2020年健康醫療預測報告》之中國醫療市場完整版

                            pdf

                            保險資金助力中國醫療健康企業國際化——陽光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韓厲玲 博士

                            ppt

                            北大國際醫院運營管理能力提升與探索

                            pdf

                            加快國際化進程 向世界傳播湘雅好聲音——中南大學湘雅醫院 佘麗莎

                            精彩視頻

                            您的申請提交成功

                            確定 取消

                            掃碼領

                            VIP新人禮

                            回頂部

                            X

                            打賞金額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賞
                            X
                            打賞

                            掃描二維碼

                            立即打賞給Ta吧!

                            溫馨提示:僅支持微信支付!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