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yle id="0no4b2"></style><blockquote id="0no4b2"></blockquote><li id="0no4b2"></li>
            • 除了DRG,國家醫保局還有4個大動作要在年內完成

              2020
              01/13

              +
              分享
              評論
              白雪 / 健康界
              A-
              A+
              目前,DRG改革已“箭在弦上”,後續還有一系列重磅動作,相關機構可要跟上腳步了。

              2019年11月底,一期有關醫保局專家靈魂砍價的視頻,在網上迅速走紅。許多網友點贊這個集“底氣與地氣”的談判過程。持續3天、共25名專家分成5組參加了2019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談判,最終97種藥品進入目錄。其中,新增加的70種藥品平均降幅達60.7%,可見力度之大。

              2020年是“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也是衆多改革舉措的開局之年。2020年1月1日起,前後籌備1年、涉及中國14億人口的新版國家醫保藥品目錄開始實施。而這只是國家醫保局打響的第一仗。

              目前,DRG改革已“箭在弦上”(詳情可看《跨年說 | “蓄謀已久”的DRG改革,會給醫療領域炸出怎樣的火花?》),後續還有一系列重磅動作,相關機構可要跟上腳步了。

              省級醫保部門上報談判藥使用情況,背後有何邏輯?

              爲推動國家醫保談判藥品盡快落地,談判後不到1個月,《國家醫保局 國家衛生健康委關于做好2019年國家醫保談判藥品落地工作的通知》應時推出。其中要求,各地要建立談判藥品使用情況監測機制,加強對談判藥品配備、使用和支付等情況的統計監測。

              有一個時間點值得注意:2020年1-6月,各省級醫保部門每月向國家醫保局醫藥服務管理司彙總並上報監測結果。

              業內人士透露,如果放在過往,政策利好“落地”的周期至少需要半年甚至更長時間。德國慕尼黑羅森海姆大學衛生經濟系客座教授邵曉軍認爲,“時間設定爲6個月,有助于國家醫保局盡快總結各方面意見及評估監測指標和結果,從而進行相應調整,盡早發現醫療、醫保、醫藥聯動不暢等原因,避免發生降價藥品遭遇進院難等問題。”

              中國藥科大學醫療保障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路雲認爲,6個月數據便于國家醫保局開展短期的評估,6個月之後談判藥政策落地實施基本趨于穩定,隨後進行常規監管即可。

              “上報”動作背後是對醫保部門和醫療結構提出了更高要求。路雲分析,談判後可能出現三個意料之外的問題。

              首先是談判藥品質量降低的問題。醫保談判藥品價格大幅下降,一旦藥品生産成本上漲,藥企是否會采取“降質”的措施來應對?“對于這種情況,藥品質量監管部門應做好長期監測准備。”

              其次是談判藥品進不了醫院的問題,以往由于受藥品零差價、醫保控費、“藥占比”考核等因素影響,患者往往在公立醫院買不到某些常用的醫保藥品。雖然目前發布的文件中已明確規定談判藥品不受藥品零差價、醫保控費、“藥占比”考核等因素影響,但在實際執行過程中仍有可能遇到這類問題。對于這類問題需要有關部門加強對醫療機構采購、使用醫保談判藥品的監督指導。

              最後是談判藥品供給不足的問題。“今年以來已經發生了多起企業藥品申請撤網事件,這往往和藥品成本上漲較快,同時挂網價格較低有關。此次醫保談判藥品大幅降價之後,也要防止藥企毀約、斷供。雖然對毀約藥企有相關懲罰措施,但藥企毀約仍會對談判成果落地産生直接的不良影響,這種情況需要建立相應的監測預警機制,及時發現並處理。”路雲說。

              邵曉軍意見,醫保部門要建立相應藥品費用預測模型,管理和動態調整醫保藥品費用合理配置;醫療機構則需要建立臨床指引和臨床路徑來規範化以及合理化用藥,並對藥品的使用率進行及時監控。

              國家醫保醫用耗材目錄即將公布,對行業震動有多大?

              除了藥品,醫用耗材特別是高值耗材因價格虛高、過度使用、質量參差不齊一直爲社會诟病,也是群衆“看病貴”的原因之一。

              2019年7月31日,國務院印發《治理高值醫用耗材改革方案》,明確表示要進行高值醫用耗材基本醫保准入等相關工作。國家醫保局爲牽頭單位。言下之意,高值醫用耗材將要實現“以量換價”。12月5日,國家醫保局發布《國家醫療保障局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第2583號建議的答複》,明確下一步工作重點包括建立全國價格共享平台,實現全國範圍內省級藥品、耗材集中采購信息共享等4項,也可以看出2020年推動“醫用耗材帶量采購”的決心。

              圖片來源:國務院官網

              健康界通過梳理發現,目前,海南、湖南、甘肅、廣西壯族自治區分別在2019年11月前後及2020年年初公布了有關“省治理高值醫用耗材實施方案”的文件。

              國家級的醫用耗材醫保談判尚未開展,但藥品的醫保談判已完成三輪。在路雲看來,相對于藥品,高值醫用耗材“以量換價”對行業的震動較小,這是由于開展高值醫用耗材帶量采購的複雜程度遠高于藥品帶量采購。

              二者有幾點不同之處。

              一是采購數量確定不同。藥采是根據曆史消費數據確定約定采購量,而醫用耗材本身品類繁多,存在許多定制品,用量估計比較困難。

              本文爲健康界原創,任何機構或個人未經授權均不得轉載和使用,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人點贊

              收藏

              人收藏

              打賞

              打賞

              我有話說

              0條評論

              0/500

              評論字數超出限制

              表情
              評論

              爲你推薦

              您的申請提交成功

              確定 取消
              ×

              打賞作者

              認可我就打賞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賞

              打賞作者

              認可我就打賞我~

              ×
              打賞

              掃描二維碼

              立即打賞給Ta吧!

              溫馨提示:僅支持微信支付!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