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ajb0je"><acronym id="ajb0je"></acronym><li id="ajb0je"></li><ins id="ajb0je"></ins><thead id="ajb0je"></thead><li id="ajb0je"></li></bdo><font id="ajb0je"><small id="ajb0je"></small><thead id="ajb0je"></thead><legend id="ajb0je"></legend><dt id="ajb0je"></dt><center id="ajb0je"></center></font><q id="ajb0je"><dt id="ajb0je"></dt><dd id="ajb0je"></dd><del id="ajb0je"></del></q>
                      1. 首部衛健“基本法”:鼓勵社會辦醫,支持基層醫療,強化健康促進

                        2020
                        01/14

                        +
                        分享
                        評論
                        田光建 / 健康界
                        A-
                        A+
                        “基本法”出台,有利于鞏固醫改成果、發展醫療衛生與健康事業、提升公民全生命周期健康水平,對于推進健康中國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中華人民共和國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下稱《促進法》)作爲衛生健康領域第一部基礎性、綜合性的法律,是公民衛生健康權益保障的重大突破,2019年12月28日經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表決通過,于2020年6月1日實施。

                        該法律自2017年12月面世以來,至今在全國人大常委會經曆了4次審議,3次征求社會公衆意見。筆者比較關注的社會辦醫、基層醫療、健康促進等方面,都有了明確的說法。

                        一、加大了社會辦醫的鼓勵和支持力度

                        作爲我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社會辦醫近年來快速發展,但是服務量仍然偏小。全國醫療機構有100萬家,其中非公立醫療機構已達52.3萬余家,占全國醫療機構總數的52.3%以上。全國約有3萬多家醫院,非公立醫院已經有2.1萬余家,占比65%,數量占到半數以上,但診療量、服務量僅占20%左右,也就是說數量過半,占六成,服務量只有兩成。

                        《促進法》提出,國家采取多種措施,鼓勵和引導社會力量依法舉辦醫療衛生機構,社會力量舉辦的醫療衛生機構在基本醫療保險定點、重點專科建設、浩宇彩票10注册、等級評審、特定醫療技術准入、醫療衛生人員職稱評定等方面享有與政府舉辦的醫療衛生機構同等的權利。

                        社會力量舉辦的非營利性醫療衛生機構按照規定,享受與政府舉辦的醫療衛生機構同等的稅收、財政補助、用地、用水、用電、用氣、用熱等政策,並依法接受監督管理。

                        近幾年,雖然有很多學者推動醫療市場的“公私合營”、混合所有制改革,《促進法》支持和規範社會力量舉辦的醫療衛生機構與政府舉辦的醫療衛生機構開展醫療業務、學科建設、人才培養等合作,但隨著相關法律法規的公布,尤其是“魏則西事件”以後,社會資本與公立醫院的合作基本處于“清理”狀態。考慮到社會辦醫在實踐中仍有諸如人才、管理不足等許多客觀限制,各地在社會辦醫與公立醫院合作、收入和利潤的分配等方面,還可以進行改革和積極探索。

                        二、醫保定點仍然是關注的焦點

                        醫保是各類醫療機構的生命線之一,在基礎醫療保障體系中占據重要地位,也是社會辦醫的重要收益來源。國家衛生健康委牽頭,聯合國家十部委印發《關于促進社會辦醫持續健康規範發展的意見》推出了一系列鼓勵支持政策。明確提出,將更多符合條件的社會辦醫納入定點,進一步擴大社會辦醫納入醫保定點覆蓋面。

                        《促進法》明確基本醫療保險基金支付範圍由醫療保障主管部門組織制定,並應當聽取衛生健康主管部門等的意見,醫療保障主管部門應當對納入支付範圍的基本醫療保險藥品目錄等組織開展循證醫學和經濟性評價,並應當聽取衛生健康主管部門等有關方面的意見。

                        艾力彼醫院管理研究中心發布的《社會辦醫醫院生存與發展研究》顯示,57.96%的社會辦醫醫院醫保收入占總收入超過50%。因爲對于醫保的依賴,五成以上的社會辦醫醫院在藥品零加成後利潤下降大于10%。

                        截至2018年底,全國共有醫保定點醫療機構19.35萬家,其中非公立定點醫療機構6.2萬家,占比32.1%。2015年到2018年間,醫保定點的非公立定點醫療機構從3.1萬家增加到6.2萬家,數量翻了一番。在醫保基金總額基本固定的情況下,醫保定點機構的快速增長無疑增加了醫保基金的壓力和風險。

                        三、民生爲本,關注基層醫生和分級診療

                        鄉村醫生是億萬農民健康的守門人。近年來,村醫隊伍建設取得了很大成績,但還面臨著隊伍不穩、業務能力不強、待遇保障偏低等問題。《促進法》明確了國家建立縣鄉村上下貫通的鄉村衛生人員職業發展機制,提出完善對鄉村醫生的多渠道補助機制。這對于強基層的導向非常鮮明。

                        本文爲健康界原創,任何機構或個人未經授權均不得轉載和使用,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人點贊

                        收藏

                        人收藏

                        打賞

                        打賞

                        我有話說

                        0條評論

                        0/500

                        評論字數超出限制

                        表情
                        評論

                        爲你推薦

                        您的申請提交成功

                        確定 取消
                        ×

                        打賞作者

                        認可我就打賞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賞

                        打賞作者

                        認可我就打賞我~

                        ×
                        打賞

                        掃描二維碼

                        立即打賞給Ta吧!

                        溫馨提示:僅支持微信支付!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3